tro

😶Areezy's

隔墙花

丧到极致产物

这里的秦子墨是黑切黑的诱惑兔

化学系毕业生瑶x摄影系毕业生平模墨

BG爱情纯属剧情需要(其实也没啥大用处就是用妹子当墙来体现一下花)

推荐BGM:隔墙花-周笔畅





      恶俗的爱情电影让人觉得反胃,我偏爱世俗唾弃的旷世畸恋。




      靖佩瑶一个一个摘下粘在外套上的焦糖爆米花,机械的被小个子女生拖拽着走出了影厅。浑浑噩噩的在刺眼的白光下行走,像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妖精。

      甜品店里人来人往,昭示着一个城市夜生活的开始。

      女孩不满于他的心不在焉,站定:你到底是来陪我过生日的还是来给我找堵的,我看你就是赶鸭子上架,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杏眼圆睁配上精致的妆容谁都会觉得可爱吧。

      靖佩瑶在心里默默的翻个大白眼:我本来就没喜欢过你。

       嘴上还得说点别的

      “我是来陪你过生日的,生日快乐。”

      “你要是觉得我陪你过生日碍你的眼了我现在就回寝室。”




      靖佩瑶被迫拔下耳机线,看着灰色的屏幕。

      女友在旁边等了好久,说实要带他去见见闺蜜的男朋友,可帅了。

      四人聚餐是真的令人讨厌,特别是看到别人秀恩爱就特别的恶寒。毕竟自己和单身的日子没啥两样,都没投入一点点情感。只是对不起女友追了那么久而已。

      有一点让他挺开心的。

      对面也不是很恩爱啊,倒像是强抢来的良家妇男。

      



     会餐到最后变成了陪女友逛街,靖佩瑶端着杯冰美式吱溜吱溜的喝,和那个男生站在一起。

      “你叫什么呀。”男生问他,朝着吸烟室走去,靖佩瑶呆呆的看着他指尖燃着的万宝路爆珠,点点火星忽闪忽闪的像一盏灯火。

      “靖佩瑶。”

      “秦子墨,幸会。”男生笑了,很好看。灵活的手指从烟盒里推出一根烟递到靖佩瑶面前,摸出火机给他点上。

      靖佩瑶本来想说自己来就好,可还是叼着烟凑到了那双手拢着的火苗上。




      那火苗跳动着仿佛在燃烧着不知名的毒药。

 



      你住了四年的宿舍才发现你女友闺蜜的男朋友是隔壁的。

      “学化学的都是毒物,让人上瘾。”

      这是他和秦子墨熟了以后秦子墨给他发的第一条微信。很是不明就里。

      他在食堂见过秦子墨和他女友吃饭,脸很臭,任女生如何说笑就是一言不发,绷着一张脸。像下一秒就能把饭扣在女生脸上的魔王一样。

      有一种疯狂的念头在心中葱荣升起。

      秦子墨是摄影系的,兼职平模。

      因为有一天,秦子墨送给他一本杂志,封面是穿着浴衣的秦子墨。送完书秦子墨看他打了会儿游戏,留下一句无厘头的:要是早点遇见你就好了。毛茸茸的脑袋凑在靖佩瑶的电脑前,气息吹的两个人心猿意马。

      “等我毕业实验做完,我请你吃饭。”

      “行呐,你愿不愿意当我的模特,导师说毕业作品是人物。”

      “行吧,那你也得请我吃饭。”




      也不知道两个人的女友是怎么了,想出来情侣周末这种东西。结果成了她俩逛街吃饭,他俩泡吧。

      “我不喜欢她。”

      “看出来了。”

      秦子墨向吧台要了一杯莫吉托给靖佩瑶。

      “她拿着我和前男友的照片威胁我,说我不和她在一起,就把这事儿捅到我工作的圈子里去。”

      秦子墨无奈的笑笑。

      “我还要养活我自己呢,好不容易有点名声。”

      看着靖佩瑶喝了一口再没动的莫吉托,和瞪大的眼睛,秦子墨噗嗤笑出声。

      “怎么,你恐同?”

      靖佩瑶摇摇头,说,巧了,我深柜。

      那滚到床上简直顺其自然。

      靖佩瑶把手机调成静音,扔在秦子墨工作室的桌子上,看着穿着浴袍抽烟的秦子墨无奈的笑笑。

      满屋子的薄荷味儿。

      多好的肉体,待会儿就要又青又紫了。秦子墨盯着靖佩瑶的眼睛,抽了浴衣的带子说

                       【任君享用】




      “咱俩顶多算个野史。”

      “野史比正史来的更热烈真实。”





      隔墙花开的艳丽。

      床头柜的灯要留给最爱的人。   

      靖佩瑶泡在实验室好几天,为了他的有机毕业实验,结果一出单子一填,拎起包就去了秦子墨的工作室。寝室许久没回,毕竟寝室里面没有爱人。

      两个人的女友最近特别满意,但是她们不知道,从冷漠到热情的原因包含着隐瞒实情。

      两个人能自然而然的和女友手挽手在楼梯间相遇,打个招呼就走,不逾矩,装作若无其事。

      半夜再成为彼此的地下情人。

      抽烟的秦子墨是毒物,侵染骨髓的那种。

      你我的爱情燃烧在万宝路的烟灰的火光,又余留着薄荷的刺激劲儿。

      秦子墨等到了靖佩瑶请他吃饭,两个人侃侃而谈的时光简直是艺术品。吃完饭去海边吹风吹到半夜,在回去的路上,靖佩瑶捞起秦子墨的手,十指紧扣。

      “看,下雪了,咱俩也算白头偕老了。”




      “我来兑现承诺了。”

      秦子墨带着靖佩瑶七拐八拐到了一家街边摊前坐下,点了两碗茄汁面,“你尝尝,我特别爱这个味道。”

      白炽灯下的秦子墨并不真实,飘渺又虚幻。

      “我的毕业作品想拍你。”

      “什么主题?”靖佩瑶用筷子扒开冒着热气的面。

      “欲望。”

      “那你拍你自己吧。”

      “我怎么拍我自己?”

      “我帮你。”




      秦子墨躺在纯黑的床单上,穿着绸缎面的衣服,咬着一个青苹果,看着镜头。

      眼神迷离。

      靖佩瑶咽了一口口水。

      “反应这么大?”秦子墨笑笑,攀上面前人的肩膀。




      最终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靖佩瑶的女友撩起他的衣服,看着后背上鲜红的抓痕和痕迹歇斯底里。小个子的可爱女生翻出秦子墨工作室所有能扔的东西向靖佩瑶扔去。地上一片狼籍,靖佩瑶依旧坐在桌子上抽烟。

      万宝路爆珠的薄荷味儿和烟味儿弥散在空气中。

      靖佩瑶的毕业实验交了,秦子墨的作品也交了。毕业证到手了,时机也成熟了。

      靖佩瑶拖出早已收拾好的行李,摸摸口袋里的机票。没理会发疯的女生和杂乱的地面,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机场找到秦子墨。

      “走吧。”

      “走。”








      “我叫秦子墨,我是一个摄影师。”

      “我的镜头只拍我爱的。”

      “我爱的风景,事物。”

      “以及我的爱人靖佩瑶。”







end

      

评论(6)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