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

😶Areezy's

楞次定律

我怕我搞出安培定则

我讨厌山东分数线:)

来自物理错题本的产物

来自理科生的浓情蜜意

我对你的爱就是法律法规

推荐BGM-DNA 防弹少年团






00.

      想靠近,又靠近不了。

      像同种电荷相互排斥。

      “爱情这个东西,它就像楞次定律,它来,你偏要挡,它走,你又不放它走。”

 



01.

      秦子墨跟靖佩瑶表白的第100次以失败收场。

      学理的人就应该读书读到天荒地老头发光光孤独终老吗?秦子墨发狠踹了一脚学校大门口旁的老杨树。

      “靠!真疼,和那个傻子一样不近人情。”

      “今天不是黄道吉日,你看你大课看小说被教授提问,100这么吉利的数儿还失败,天无时地无利人不合啊你瞅瞅…”

      “在理儿,咱能不吃我薯条了吗哥?”

      “哦。”秦奋咂巴咂巴番茄酱,看着埋着头的弟弟。

      “要我说你也别在一棵树上吊死,我找老韩给你推荐一个?你觉得他弟弟怎么样?”

      “滚开啊我是社会主义好青年不搞未成年的!”

 



02.

      秦子墨带着对靖佩瑶的暗恋读完了研究生,毕业了分配到北方城市当了高中物理老师。

      风水轮流转,终于不是我在下面成天担惊受怕到黑板上做题。秦子墨看着讲台上抽签桶里的一把筷子,不怀好意的连抽三根,说:“左中右选一个。”

      “男左女右,选右选右!”

      “那—靖,佩,琪。”

      奇了怪了这名儿也太熟了吧?秦子墨看见一个眼睛大大的女生站了起来朝黑板走去,看愣了的秦子墨半天才想起来:“受力分析画全,步骤要写清楚…”

      秦子墨摸摸自己的头,当班主任的第一个学期就遇上了暗恋对象的私生子(女),不对啊常理算靖佩瑶比这个女生最多大十岁难不成他老早就当爹了????

      秦子墨的胡萝卜脑袋转不动了。




03.

      秦子墨尽心尽力地准备着他人生中第一次主动意义的家长会,一场不用担心回家会被打反而要担心孩子们回家会不会被打的家长会,说来还有点小庆幸。

      醒醒秦子墨,你现在为人师表衣冠楚楚不能干这种禽兽不如的事!

      为表真诚秦子墨打上了他高中毕业后的第一条领带。

      eb绀星领带衬的他比学生大不了几岁。

      看着讲台下坐着的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面孔中突然闪过了一张熟悉的脸。

      夭寿啦,靖佩瑶怎么出现了!!

      面上淡定的秦子墨心中慌的一批。

      靖佩瑶笑了笑,原来妹妹说的特别好看的班主任是秦子墨啊。

      “好久不见了,我的小黑兔。”




04.

      自己追了那么多年的人已经是成功人士有车有房有钱结果自己还是个高中老师好巧不巧自己的学生还是人家亲妹妹。

      自己还和人家坐在高档餐厅吃晚饭。

      好激动也好尴尬。

      这让秦子墨想起了他哥跟他哥夫表白的时候说的一句话:“喜欢就吱一声,不喜欢就别给我希望。”

      所以这算吱一声吗?

      “双一流毕业结果来了高中当老师,不憋屈?”

      “不呢,教书育人,国之根本!”

      “你以后上下班下楼等我来接你就够了,反正我也要送琪琪上学。”

      “啊?”

      “我住你家对面啊。”

      “还有每天别吃那么多煎饼啊,果子啊,吃点好的。”

      “那我吃什么?”

      “煎饼果子。”




05.

       äºŽæ˜¯ç§¦å­å¢¨å°±è¿‡ä¸Šäº†è½¦æŽ¥è½¦é€çš„生活,还有了像样的早餐,只不过———

      “靠,你还真给我买煎饼果子!”

      


      秦子墨摸着课本上楞次定律四个大字,好像回到了高中他学这本书的时候。

      那节课他没怎么听,他只是看着坐在第一排的靖佩瑶写写记记,时不时点点头,以至于他只记住了老班主任,那个可爱的秃顶老头的一句话:“感应电流的磁场总要阻碍引起感应电流的磁通量的变化。”

      “阻碍”并不一定“阻止”。

      “阻碍”也不是“相反”。

      

      秦子墨觉得靖佩瑶的手真好看。

      “伸开右手,拇指与其余四个手指垂直,与手掌在同一平面内,让磁感线从手心进入,拇指指向导线运动方向,此时四指方向就是感应电流的方向。”

      此时靖佩瑶的四指正指向秦子墨的方向,是秦子墨心中为他而起的感应电流的方向。靖佩瑶回头了,正好对上秦子墨的视线,用大眼睛锁定着他。

      电得那些小心思都酥酥麻麻的,咬一口直掉渣。

      “我喜欢靖佩瑶。”

      同桌睁开惺忪的睡眼:“啥?”

      “没啥。”




06.

      “老师,你在想什么?”

      靖佩琪的手在秦子墨面前晃了晃。

      “我在想和你哥学这本书的时候的故事。”

      “那老师,你这章学的好吗?”

      靖佩琪盯着秦子墨的眼睛和她哥当年的眼神那么像。

      “当然,我可是考了98分呢!”

      靖佩琪没有继续问下去,反而递给秦子墨一封封好的信。

      “我哥说,你看完,要冷静。我先回家了。”

      秦子墨深吸一口气,听见关门声后一点一点地撕开薄荷绿色的信封。

      掉出来一张挺不规则的纸,秦子墨捡起来,发现上面写着:

      秦子墨   98   班级排名1

      靖佩瑶   97   班级排名2

      发黄的纸张说明这是他们当年的期末成绩单,秦子墨忐忑的拿出信,只有一张纸。

      什么嘛,我以为会有很多给我呢。

      硫酸信纸上只有一句话,是用变色钢笔墨水写的:

            【我们在一起吧】

      手机屏幕亮了,是靖佩瑶的一条短信:

      “楞次定律你比我高一分,所以我决定通向爱情的路98%要你走,剩下的2%我再冲向你,来个完美的结束。拒绝你100次是因为我只想让你变得能独当一面。我爱你千千万万面,可我只想要你的每一份爱都是有效的,让你爱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穿过有效面的磁感线。”

      “用短信发,是怕你没流量看不到延迟了我的爱意。”

      “我要确保你知晓我爱你。”

      冷静个屁,冷静个屁,这个套路可真深。

      秦子墨的手机又亮了

      “带你去吃饭,学校门口等你。”







end

隔墙花

丧到极致产物

这里的秦子墨是黑切黑的诱惑兔

化学系毕业生瑶x摄影系毕业生平模墨

BG爱情纯属剧情需要(其实也没啥大用处就是用妹子当墙来体现一下花)

推荐BGM:隔墙花-周笔畅





      恶俗的爱情电影让人觉得反胃,我偏爱世俗唾弃的旷世畸恋。




      靖佩瑶一个一个摘下粘在外套上的焦糖爆米花,机械的被小个子女生拖拽着走出了影厅。浑浑噩噩的在刺眼的白光下行走,像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妖精。

      甜品店里人来人往,昭示着一个城市夜生活的开始。

      女孩不满于他的心不在焉,站定:你到底是来陪我过生日的还是来给我找堵的,我看你就是赶鸭子上架,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杏眼圆睁配上精致的妆容谁都会觉得可爱吧。

      靖佩瑶在心里默默的翻个大白眼:我本来就没喜欢过你。

       å˜´ä¸Šè¿˜å¾—说点别的

      “我是来陪你过生日的,生日快乐。”

      “你要是觉得我陪你过生日碍你的眼了我现在就回寝室。”




      靖佩瑶被迫拔下耳机线,看着灰色的屏幕。

      女友在旁边等了好久,说实要带他去见见闺蜜的男朋友,可帅了。

      四人聚餐是真的令人讨厌,特别是看到别人秀恩爱就特别的恶寒。毕竟自己和单身的日子没啥两样,都没投入一点点情感。只是对不起女友追了那么久而已。

      有一点让他挺开心的。

      对面也不是很恩爱啊,倒像是强抢来的良家妇男。

      



     ä¼šé¤åˆ°æœ€åŽå˜æˆäº†é™ªå¥³å‹é€›è¡—,靖佩瑶端着杯冰美式吱溜吱溜的喝,和那个男生站在一起。

      “你叫什么呀。”男生问他,朝着吸烟室走去,靖佩瑶呆呆的看着他指尖燃着的万宝路爆珠,点点火星忽闪忽闪的像一盏灯火。

      “靖佩瑶。”

      “秦子墨,幸会。”男生笑了,很好看。灵活的手指从烟盒里推出一根烟递到靖佩瑶面前,摸出火机给他点上。

      靖佩瑶本来想说自己来就好,可还是叼着烟凑到了那双手拢着的火苗上。




      那火苗跳动着仿佛在燃烧着不知名的毒药。

 



      你住了四年的宿舍才发现你女友闺蜜的男朋友是隔壁的。

      “学化学的都是毒物,让人上瘾。”

      这是他和秦子墨熟了以后秦子墨给他发的第一条微信。很是不明就里。

      他在食堂见过秦子墨和他女友吃饭,脸很臭,任女生如何说笑就是一言不发,绷着一张脸。像下一秒就能把饭扣在女生脸上的魔王一样。

      有一种疯狂的念头在心中葱荣升起。

      秦子墨是摄影系的,兼职平模。

      因为有一天,秦子墨送给他一本杂志,封面是穿着浴衣的秦子墨。送完书秦子墨看他打了会儿游戏,留下一句无厘头的:要是早点遇见你就好了。毛茸茸的脑袋凑在靖佩瑶的电脑前,气息吹的两个人心猿意马。

      “等我毕业实验做完,我请你吃饭。”

      “行呐,你愿不愿意当我的模特,导师说毕业作品是人物。”

      “行吧,那你也得请我吃饭。”




      也不知道两个人的女友是怎么了,想出来情侣周末这种东西。结果成了她俩逛街吃饭,他俩泡吧。

      “我不喜欢她。”

      “看出来了。”

      秦子墨向吧台要了一杯莫吉托给靖佩瑶。

      “她拿着我和前男友的照片威胁我,说我不和她在一起,就把这事儿捅到我工作的圈子里去。”

      秦子墨无奈的笑笑。

      “我还要养活我自己呢,好不容易有点名声。”

      看着靖佩瑶喝了一口再没动的莫吉托,和瞪大的眼睛,秦子墨噗嗤笑出声。

      “怎么,你恐同?”

      靖佩瑶摇摇头,说,巧了,我深柜。

      那滚到床上简直顺其自然。

      靖佩瑶把手机调成静音,扔在秦子墨工作室的桌子上,看着穿着浴袍抽烟的秦子墨无奈的笑笑。

      满屋子的薄荷味儿。

      多好的肉体,待会儿就要又青又紫了。秦子墨盯着靖佩瑶的眼睛,抽了浴衣的带子说

                       ã€ä»»å›äº«ç”¨ã€‘




      “咱俩顶多算个野史。”

      “野史比正史来的更热烈真实。”





      隔墙花开的艳丽。

      床头柜的灯要留给最爱的人。   

      靖佩瑶泡在实验室好几天,为了他的有机毕业实验,结果一出单子一填,拎起包就去了秦子墨的工作室。寝室许久没回,毕竟寝室里面没有爱人。

      两个人的女友最近特别满意,但是她们不知道,从冷漠到热情的原因包含着隐瞒实情。

      两个人能自然而然的和女友手挽手在楼梯间相遇,打个招呼就走,不逾矩,装作若无其事。

      半夜再成为彼此的地下情人。

      抽烟的秦子墨是毒物,侵染骨髓的那种。

      你我的爱情燃烧在万宝路的烟灰的火光,又余留着薄荷的刺激劲儿。

      秦子墨等到了靖佩瑶请他吃饭,两个人侃侃而谈的时光简直是艺术品。吃完饭去海边吹风吹到半夜,在回去的路上,靖佩瑶捞起秦子墨的手,十指紧扣。

      “看,下雪了,咱俩也算白头偕老了。”




      “我来兑现承诺了。”

      秦子墨带着靖佩瑶七拐八拐到了一家街边摊前坐下,点了两碗茄汁面,“你尝尝,我特别爱这个味道。”

      白炽灯下的秦子墨并不真实,飘渺又虚幻。

      “我的毕业作品想拍你。”

      “什么主题?”靖佩瑶用筷子扒开冒着热气的面。

      “欲望。”

      “那你拍你自己吧。”

      “我怎么拍我自己?”

      “我帮你。”




      秦子墨躺在纯黑的床单上,穿着绸缎面的衣服,咬着一个青苹果,看着镜头。

      眼神迷离。

      靖佩瑶咽了一口口水。

      “反应这么大?”秦子墨笑笑,攀上面前人的肩膀。




      最终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靖佩瑶的女友撩起他的衣服,看着后背上鲜红的抓痕和痕迹歇斯底里。小个子的可爱女生翻出秦子墨工作室所有能扔的东西向靖佩瑶扔去。地上一片狼籍,靖佩瑶依旧坐在桌子上抽烟。

      万宝路爆珠的薄荷味儿和烟味儿弥散在空气中。

      靖佩瑶的毕业实验交了,秦子墨的作品也交了。毕业证到手了,时机也成熟了。

      靖佩瑶拖出早已收拾好的行李,摸摸口袋里的机票。没理会发疯的女生和杂乱的地面,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机场找到秦子墨。

      “走吧。”

      “走。”








      “我叫秦子墨,我是一个摄影师。”

      “我的镜头只拍我爱的。”

      “我爱的风景,事物。”

      “以及我的爱人靖佩瑶。”







end

      

吃豆人

关于上一篇情绪产出表示抱歉

最后一点点存货发上来

后天期中考试

很担心我的物理

恰巧恭喜IG夺冠





/中野联动/



      无所不胜的恶龙总有一天会遇到KO它的王牌打野的。





      “恭喜觉醒东方捧杯本赛季。”





      靖佩瑶扔下鼠标,看着抱在一起激动的热泪盈眶的韩沐伯和秦奋,左叶在边哭边笑。彩带飘在他们的头发上,全场都在为他们欢呼。秦子墨哈欠连天,如果可以的话,他应该会拿冠军奖杯喝肥宅快乐水。




      觉醒东方制胜点有二:下路的父母爱情组和中野联动。




      中是秦子墨,野是靖佩瑶。中是咸鱼墨,野是社会瑶。





      佛系打野靖佩瑶变成肉食打野的开关只有一个。所有人都以为是比赛,可是答案简单的就只有三个字。

                        【秦子墨】

      是秦子墨,只有秦子墨。

      


      靖佩瑶喜欢秦子墨很久了,很久了,久到秦奋都知道很久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是刚进公司看到的第一个人是秦子墨吧。就那种小鸭子睁眼就认妈那种感觉。结果当事人秦子墨这几年愣是连一点零头都看不出来。




      “总有人不知道自己被爱着。”韩沐伯耸耸肩,就着秦奋的手咬了一口红豆派。




      秦子墨是鹅团的二代中单。你问我一代中单在哪儿?大舅啊,大舅开店去了。本着对唱歌事业的热爱以及对饲养秦子墨这件事的执念,舅在自己的专辑发售之后赚的第一桶金的支持下开了一家日料店。秦子墨随便吃,放开吃,想吃啥吃啥的那种。

      其余人也是,就是有一条不行:

      “韩沐伯不允许穿的太帅!!!”

      这是舅的原话。

      舅还说过:靖佩瑶为啥你不和我中野联动呢?搞年龄歧视啊?

      靖佩瑶可是元老级打野,张张嘴吓死你。

      “咱八字儿不和。”

      得,下次新品你别来吃。




      一代中单的店是二代中单最爱去的地方,追番少年欢乐多,在网速最快的地方你肯定能找到秦子墨。

      秦子墨为了追番没少挨打。因为一来大舅的店,秦子墨就摊成一个猫饼状。

      韩沐伯揉揉头,朝着舅说:“你可别这么宠他了。”




      团爹团妈急了,俩崽儿的终身大事连根头发丝儿都看不见,更别说实锤了,这锤往哪儿砸都是个问题。“瑶瑶啊你看你也不和子墨说,这怎么会有进展呢?”团妈阿拉奋奋的头仿佛更大了。




     â€œä»–对我没感觉,我觉得他更喜欢崽崽。”

      “你怎么知道的呢…一旦…”

      “我们俩只有在中野联动的时候有默契。”




      中野联动不是我的强项,我是野区的一匹孤狼,可是我愿意为了你能发光发热把它练成强项。




      秦子墨喜欢靖佩瑶,可是他不敢说。他怕他一开口,靖佩瑶告诉他:我准备出家。

      那可害了。

      秦子墨:我佛珠都送了他还天天挂着呢,他怎么就感觉不到我喜欢他呢?你说他一进公司我就看上他了,为什么他就感觉不到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左叶我跟你说哈我今天告诉你这些东西你可别往外说算你墨哥求求你了…

      左叶:你们的爱恨情仇干嘛拉上我我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




      崽崽心里苦。

      




      这次赛季的回归,秦子墨染了新发色,说是幸运色给幸运的人。浅浅的灰色,可口的咸鱼。

      



      坐在保姆车上的四个人各怀心事,只有崽崽沉沉的睡过去了。到了公司大门口,秦子墨第一个跳下车。

      “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回。”




      回来的时候秦子墨抱了一大捧花,白玫瑰呢,带着水珠送到靖佩瑶面前。

      



      “嘿哥们,我喜欢你,花给你的,你要是觉得好看,你就考虑考虑嫁给我吧!”

      秦子墨末了补了一句

      “花呗难还啊!你就答应吧!聘礼你都收了!佛珠可不是白给的!”




      “好啊,我答应你。不过得换你嫁我。”







      吃豆人遇到小幽灵就会game over






      “如果我是吃豆人,那秦子墨就是我的小幽灵。那种啃了一口,还想再来一口的小幽灵,奶味儿的。”

      靖佩瑶笑的开心。








/彩蛋/

      “老韩,你说,咱俩年轻的时候怎么就没这种兜兜转转暗送秋波的浪漫劲儿呐。”

      “你一个卡地亚送我面前你给我浪漫的机会了吗?”

      “还不都怪你练表白非得在器乐室练搞得我都听见了再听一遍就不新鲜了。”

      “可是那首大提琴曲你还没听到。”

      韩沐伯笑笑,拉起秦奋的手。灯光打在金灿灿的奖杯上,韩沐伯的笑意映在秦奋亮晶晶的眼睛里。







end

一点点的沐秦

斯莱特林的浆果红茶

理科生拉低文笔水平请多多理解

第一篇文章送给瑶墨

给我的挚友 @气泡♡ 

推荐BGM:Bloom-Troye Sivan







00.

      秦子墨在J大对面开了一家概念书店。

      在首都,一流大学对面开概念书店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当然是稳赚不赔富的流油噢!

      你问秦子墨哪来那么多钱?

      奋哥有钱哇!

01.

      二次少年秦子墨的店是日式温馨风格的,暖洋洋的,四处缀点着小雏菊和树藤花环。还有很多猫。

     ä½ å¯ä»¥åœ¨ä»–的店里找到各种各样的书,上到世界名著下到日漫孤本,各种文字各种版本,各种封皮各种涂鸦,好喝的拉花咖啡浆果红茶以及各种各样的小哥哥小姐姐。

      店长是个很神秘的人,在进店必经的金合欢木走廊旁边,有一个颜色寡淡的小盒子,里面是店长的名牌,只有两行字:

            【你好,我是店长咸鱼墨】

           ã€å¸Œæœ›ä½ èƒ½æ‹¥æœ‰å¿«ä¹çš„一生】


      名片的颜色那么像斯莱特林的制服。

      店里的顾客之间流传着一句话:

        【店长大概是个会魔法的小哥哥】




      靖佩瑶今年大四,感情历史清清白白宛如白纸,室友说他似佛非佛,没有七情六欲。他只喜欢书,最常去的地方只有两个:写论文泡大学图书馆,看小说泡秦子墨的店。

       ä»–喜欢店里的一只小黑猫,爱搓自己尾巴的小黑猫。







02.

      靖佩瑶的佛珠握在手里,转着转着停下了,翻开手边不知名的书,第一页黑笔加粗竟然写着:

            【论红与绿的兼容性】

      搞笑叭,红配绿赛狗屁呢,来的哪门子的兼容性?

      靖佩瑶从床上翻下来,收拾收拾就出门了。



      七月的首都热的很,要不是靖佩瑶还白净着,那就是实打实的炭烤流心。一条街的宽度让人望而生畏,阳光烤的他像忘了翻面的鱿鱼板,头上好像在滋滋冒烟儿。火急火燎地冲向书店的大门,和一个染着亚麻金色头发的男生撞了个满怀。

      “靠。”靖佩瑶在心里骂了句,大热天的他实在是不想和别人有身体接触。

      只可惜撞他的男生是火星来的,张口就来了一句:“你的AJ踩了我的AJ诶?!”

      这时候不是应该说对不起吗???

      等等兄弟,你哪儿来的啊?

      “对不起啊,我请你喝咖啡吧!”

      男生抬起头,嗡嗡的小奶音逸出来。他笑起来好像店长推荐的浆果红茶,好看又好喝,可是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夏松茶】,怎么想都想不到这是个红茶。

      “好啊。不过我不喝咖啡,夏松茶行吗?”

      “没问题!”

      完蛋,靖佩瑶你好像恋爱了。






03.

      书店的冷气开的很足,两个人领了夏松茶就去了二楼。靖佩瑶掏出他的笔记本电脑,继续思索他的毕业论文。

      可是他的脑子好像不能二用,因为他实在是对对面的那个男孩儿太好奇了。

      结果男孩先开口了

      “我好羡慕你们J大的学生啊!学校好看,吃的还多,食堂还有日本料理。”

      “为什么,你看起来也像个大学生啊?”

      “因为我们都放寒假了。”

      “这么早?!”

      “我在墨尔本读书啦,我哥在首都工作,每年放假我都会来找他,美名其曰帮我妈践行催婚任务。你说说他恋爱都谈了四年了怎么就是拖着不结婚呢?哎呀伯哥也不催催他!”

      “等等等等大兄弟,你哥是谁?”

      “秦奋。”

     æˆ‘的个老天爷他哥就是金融系全A过的那个大佬哇,长的贼帅贼甜大脑袋一看就充满了智慧。

      “他男朋友韩沐伯,是我师兄。”

      “你是不是就是工商管理系那个出了名的大佛!!!!”

      “…………”

      “你是不是叫靖佩瑶!!!”

      “是…”

      “伯哥跟我说过你,他说你学习可好了让我学着点儿不然以后怎么帮我哥打理公司你说我一个学设计的干嘛要学习你们这些学工商管理的呢你说说…”

      靖佩瑶现在一个头两个大,他最敬爱的老学长毁了他在一见钟情对象心里的形象。

      我真愁了。



04.

      靖佩瑶学习好,游戏打的也好。

      他很庆幸自己能和秦子墨玩同一款游戏。

      

      “诶瑶哥,我加你个好友吧,这样咱俩就能做组队任务了!”

      被茶杯蛋糕堵住嘴的秦子墨嘟嘟囔囔的。

      “炎。”

      “就一个字儿啊,真没创意!”

      靖佩瑶笑笑,没说话。

  


      “我去,你是国服榜上第八的那个大神啊!大佬带我大佬带我大佬带我!”

      靖佩瑶嗯了一声,打开游戏界面,信箱里躺着各路萌新求带的礼物,唯独一个60级的元老号躺在最上面。

      【咸鱼墨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这个名字有点太熟悉了。


      吃饱喝足离开甜品店,秦子墨的电话响了。

      “咸鱼墨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你是不是不把我这个哥哥放在眼里了!!”

      “我跟靖佩瑶在一块儿呢,放心吧!”

       åˆè¿‡äº†ä¸€ä¼šå„¿ï¼Œç§¦å­å¢¨æ‰æ”¾ä¸‹ç”µè¯ï¼Œè½¬å¤´è·Ÿé–佩瑶说:

      “伯哥说,既然你都在了,那就一起回去吃个饭吧,好久没见你了。”



05.

      靖佩瑶觉得他的老学长越来越符合韩老师这个外号了。

      成熟稳重且无脑宠夫。


    那边秦子墨被秦奋拉着回答在墨尔本的各式各样的问题,这边韩沐伯拉着靖佩瑶到阳台上开了罐啤酒。

       â€œæˆ‘的形象都要被你败坏光了。”

       â€œæ€Žä¹ˆè¯´ï¼Ÿâ€

      “秦子墨张口就叫我大佛,我说了好一会儿才改口叫瑶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道你不是吗?”韩沐伯笑的形象全无。“你理解一下嘛毕竟秦子墨的脑回路和别人不大一样。”

      “你这样整的我很奇怪诶!”

      “你怎么开始注意形象了?情窦初开了?有点晚吧?”

      靖佩瑶没说话,看着韩沐伯笑的肚子疼的样子灌下一大口啤酒。

     â€œå“Ÿï¼ŒçœŸçš„假的啊?”

     çœŸçš„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06.

      秦子墨寒假放完了,要回墨尔本了。靖佩瑶在秦子墨走之前带他玩遍了整个首都,送秦子墨去机场的时候,秦子墨趴在他肩膀上哭的稀里哗啦的。

      “瑶哥我会想你的!”

      “好,我等着你回来。”

      秦子墨的身影一步三回头的消失在安检口,靖佩瑶一直很想伸出手抓住他,可是他不能。

      算了,等他下次回来再告诉他吧。




07.

      秦子墨走了以后靖佩瑶染了一头紫毛,和葡萄一样。

      两个人每天捧着手机从你的半夜聊到我的半夜。




08.

      他放寒假秦子墨放暑假的时候,飞机在机场落地,秦子墨就收到了靖佩瑶的短信。

     ã€ 在书店二楼面对公园的位置等我】

      秦子墨坐在椅子上不明就里,一口一口喝着夏松茶。

      靖佩瑶捧着一大束向日葵进来了,另一只手托着店里的小黑猫,小黑猫在挠自己的尾巴。

      “你看他,简直和你一模一样。”

      秦子墨看着像颗葡萄一样的靖佩瑶呆愣愣的。

      “我不知道有一个叫秦子墨的男生会不会接受我的向日葵。”

      “我好喜欢他。”

      靖佩瑶的大眼睛看向秦子墨,秦子墨只觉得胸中擂鼓。

      “愿意接受我吗,小老板?”

      秦子墨傻乎乎的接过花束,笑了笑说:“好啊,我正好缺个老板娘。”

      “不会是老板娘的,我会是老板的丈夫。”

      靖佩瑶想了想,又说:“他们说的很对,你的确是一个会魔法的小哥哥。”





“你用魔法偷走了我的心。”







09.

      招牌浆果红茶换名字了

      叫【炎与夏松茶】

      论红配绿的兼容

      是100%

      取决于什么红什么绿。


end